愛河故事知多少
記者 曲竟舒 丹東新聞網 2020-06-04 10:28:43
在丹東,提起江與河,丹東人首先想到的便是鴨綠江,它以其靜謐、博大哺育著這座城市與居民。而在鴨綠江之外,同樣不能忘記的還有“愛河”,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廣袤的流經面積以及豐富的資源,對于城市文化的塑造,有著另一番作用。

名字的由來及改變

愛河,原名“叆河”,古時稱為“大蟲江”,清朝稱“叆河”。

“叆河”中的“叆”字來源于滿語“叆哈”。“叆河”是“叆哈河”縮減后的叫法。“叆”字的漢語義為“云盛”、“明亮清澈”,“叆河”即為“清澈明亮的河”。

2002年至2004年,《丹東市人民政府標準地名公告》,改“叆河”為“愛河”。隨之一起改名的還有鳳城市的“叆陽鎮”改為“愛陽鎮”。由叆而愛,“愛河”其意被延展擴大。

愛河的發源地有幾處,被認可的有寬甸滿族自治縣雙山子鎮老木垛嶺;鳳城市愛陽鎮東新村牡丹頂。干流全長181.95千米,流域面積5902平方千米,流經寬甸滿族自治縣、鳳城市和振安區,于九連城鎮匯入鴨綠江。其中,流經鳳城市區域約140千米。

擺渡里面門道多

愛河流經面積占丹東市轄區面積約二分之一,沿河兩岸有數十個自然村落。在當地老人的記憶中,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家,每個村在愛河邊都有一個渡口,渡口上用櫓擺渡的木艚子(小木船)是村民出入的唯一交通工具。用木艚過河,沿用了很長時間。而181.95千米長的愛河沿岸,像這樣的渡口不計其數。

鳳城市東湯鎮房木村(原東河村)是愛河邊上的自然村,村民李雙田說,在他們村,很早就有專門在愛河邊上討生計的擺渡者。在農村沒有成立生產隊之前,擺渡人每天都要擺著“木艚子”行駛在愛河的河面上,幫助來往村民渡河,春夏秋三季,幾乎風雨無阻。

過去,愛河兩岸山高水深,交通、信息十分閉塞,邊上的居民除了有幾分田地外,根本沒有其他收入。而擺渡者皆為男性壯漢,基本“光棍”一條。

村里家家戶戶回報給擺渡者的報酬是每年河面封凍后,給他們送去幾升米或面,村里人稱之為交“船糧”。“船糧”是必須要交的,一是,擺渡者干的是風險活;二是,村里人誰家都要有人出山、過河。至于交多少“船糧”,全憑村民自愿,擺渡者沒有要求。在民規制度面前,交不起“船糧”的是村里的“寡婦”,沒有糧食,還要帶孩子生活。

生產隊成立后,擺渡者不再自己說了算,由生產隊委派,每天的報酬是記工分,秋后算賬。對外來人員要過河,則收費,大概是“一出溜”5毛錢。農村實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后,擺渡者仍然由村民委員會指派,收入主要依靠收取乘船費和村里的補助。

愛河沿岸成旅游點

愛河流經的區域多為山區,沿途山石壁立千仞,植被繁茂,作為鴨綠江上的支流,愛河孕育了流域內的丹東歷史和文明。然而,因為鴨綠江在丹東人心中的地位顯赫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及以前,愛河一直受到“冷落”,奔流數百年,一直“待字閨中”。

自1949年至今,愛河上共建有水電站7座,雖均為小型水電站,卻極大地促進了附近地區的工農業生產和居民生活。自上游開始,依次為:廟陽水電站、西隈子水電站、紅旗水電站、邊溝水電站、龍鳳水電站、團結水電站和軍民水電站。

除了水電站,愛河上更是新建筑了許多橋。除了日偽時期所建的鐵路單軌橋外,已經竣工的有十幾座,愛河兩岸的自然屯落告別了渡船過河的歷史,許多渡口荒廢。比如距丹東市區最近的套里愛河大橋、八三大橋,樓房鎮梨樹愛河大橋等。2018年,鳳城市東湯鎮房木村跨愛河大橋竣工,使阻隔村民數代人的愛河“天塹變通途”。

“愛河大橋的建成,不僅方便了村民出行,也徹底改變了村民的生產生活方式,這里生產的農產品能夠及時外運,放養的牛羊能夠直接運出去,就連這里的小伙都值錢了,找媳婦都比以前好找了!”村民陳志生說。

如今愛河沿線,因為天生麗質,加上地方政府對旅游文化業的高度重視,包括水電站的蓄水,也使得愛河上形成許多“湖面”和“水灣”,成為丹東地區旅游文化開發的熱點區域。比如,鳳城愛河濕地,東湯愛河農家樂基地,愛河度假村等。沙咕嚕、秋生、鯰魚等近二十種特產魚,也為旅游添彩助力。愛河岸邊的農民,已基本告別出入都要乘木艚子的歷史,取而代之的是亦工亦農、清風送魚香的現代田園生活。

(圖片由劉海東提供)

?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千炮捕鱼达人官方版 大发快三投注平台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 幸运28开奖网址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预测 今天上证指数走势图 四肖期期准三肖选一肖 股票的交易规则 3d开机号100期查询 四川快乐12最大遗漏 湖北体选30选5 福建十一选五购买 股王配资 好运时时彩小助手app 股票配资在线找选卓信宝配资 快3吉林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情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