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野:羽下丹青繪人生
海寧 丹東新聞網 2020-06-16 10:31:37

遠看似水墨,近看是羽毛。一片片輕薄的羽毛,經過田野的精雕細琢,或者描繪出一幅灑脫的寫意山水,或是勾勒出一幅細膩的工筆人物。在他看來,羽毛畫在展現國畫美的同時,也在傳播著中國傳統文化。

人物簡介

田野,1960年生于丹東。遼寧省優秀工藝美術師,丹東市工藝美術大師,從事羽毛畫創作30余年,丹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“羽毛工藝畫”項目傳承人。

緣起:從玉雕到羽毛畫

走入田野的工作室,大型羽毛畫《八仙過海》映入眼簾。長2.6米,寬1.3米,八仙形象生動飄逸,令人很難想象是用羽毛繪制。這幅畫的創作歷時四個月,運用十余種不同色澤的家禽羽毛拼接而成。

田野說,水墨羽毛畫創作頗費功夫,主要體現在搜集材料上,常因尋不到適合的顏色不得不中斷創作。“為了達到理想效果,我幾乎跑遍了市區周邊鄉鎮搜集材料。”

田野從小喜愛繪畫,尤其癡迷手工制作,小時候曾用棉花、黑布做熊貓,用黃泥捏各種人物。在學校他一直是班里美術組骨干,負責辦板報。畢業后為圓夢,不到二十歲的田野完成了兩大冊臨摹作業,考入丹東工藝美術廠,從事玉器雕刻。

田野當時是廠里最年輕的技工,有股鉆研勁兒,白天跟有經驗的老師傅學習,晚上回家作泥塑,搞白描,提高塑型能力,很快便掌握了雕刻技巧。三年后,他被調到美術工藝廠對外服務窗口,從事手工制作,開始接觸到羽毛畫、電烙畫等傳統工藝,后來因手藝出色又被調入新產品設計室。

禽鳥羽毛色澤鮮艷,形狀各異,是工藝畫理想材料。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,沈陽、丹東、大連先后成立羽毛工藝廠,丹東羽毛畫品種繁多、花色絢麗,暢銷海內外,30年長盛不衰。當年,普通市民搬家、結婚都會選羽毛畫作為禮品和飾品。

作為廠里最年輕的設計員,田野負責內外銷羽毛畫設計制作。他潛心跟前輩學習羽毛選料、剪裁、構圖、上色、刻形、粘膠、配色及羽毛機理工藝運用等技法,每天早來晚走不知疲倦。每年還隨廠里設計師到廣州參加廣交會,參展產品琳瑯滿目,他常一看就是一天。

除了多學多看增長見識,他還先后就讀于魯迅美術學院工藝系、清華大學“鈦氧極版畫工藝”制作班。1984年,田野代表丹東工藝美術廠設計制作的浮雕羽毛畫作品《佳肴》在國家輕工業部舉辦的比賽中摘得銀獎。

創新:彩翎墨韻入畫來

上個世紀80年代末,羽毛畫由盛轉衰,田野轉入裝修設計行業。

在田野的裝修設計中,常會見到雕刻工藝,那時他的部分木雕、根雕及書畫作品亦被海內外愛好者所收藏。他還經友人介紹,為《鬼吹燈之尋龍訣》《勇士奇兵》《少年康熙》等十余部影視劇做過制景雕刻和書寫戲用書畫。多年的工藝美術制作經歷,都為他后來創作羽毛畫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邁入新世紀,羽毛畫逐漸被人淡忘,但出于一腔熱愛,田野產生了將這門技藝傳承下去的想法。如何讓傳統藝術在新時代煥發生機?田野認為,還得在傳承的基礎上與時俱進、不斷創新,以新穎之美加持傳統技藝。

家禽羽毛有著天然的水墨感,而國畫淡雅清秀,他將羽毛和國畫結合,形式上采用國畫構圖、幅式、題款等,用羽毛的深、淺、黑、灰仿國畫用筆的粗、細、提、按、頓、挫之變化,從而使濃、淡、干、濕等墨韻對比在畫中得以顯現。

這種羽毛水墨畫打破了用原料模仿、復制自然物原生態的傳統制作手法,根據事先繪制的水墨畫中的筆法、墨法選擇配料。如黑尾料表現濃墨一筆,灰鴨毛鋪灑風雨木舟,毛片簇疊使得水墨色澤更加立體,達到 “飾羽生墨韻”的視覺效果。

2017年,田野的羽毛畫《達摩渡江》,因在工藝處理上細膩新穎,表現出淋漓盡致的墨韻效果,得到評委及同仁的一致好評,獲第六屆遼寧工藝精品文化節文化創意設計優秀獎。2018年,他將羽毛畫和版畫結合創作了展現木刻效果的魯迅半身像作品《民族魂》,在第七屆遼寧工藝精品文化節評選中摘得文化創意設計金獎。

今年,他嘗試將羽毛畫與油畫、國畫兩種風格結合,繪制了中型羽毛畫《博愛》,這幅鐘南山院士的半身像,從人物衣著到眉眼、發絲全用羽毛制成,在不久前遼寧省輕工業聯合會舉辦的“工美大師抗疫情網絡精品大賽”中獲一等獎。

除了水墨羽毛畫,他還改良傳統羽毛畫技法,作品《除魔納福》采用嵌套方式,加入完整大禽羽直接構圖,用毛桿把前襟鑲嵌起來表現鐘馗的戰袍,以展示材料的巧飾及完整性。繪制雞雛破殼的作品《新生代》則全用絨毛制成,達到新穎的視覺效果。

守望:傳承之路盼后人

蒼翠蓊郁的山林里,兩只仙鶴翩翩起舞……這幅《比翼爭輝》是上個世紀80年代田野的得意作品,采用立體平貼技法表現陰影、起伏關系,保留至今已有三十余年,依然色澤艷麗,既保留了傳統畫作的意境,又有其他畫作難以比擬的立體感和靈動感。

“創作羽毛畫需要時間和耐心的沉淀。”田野坦言,一幅畫要用掉多種不同顏色的家禽羽毛。相對于制作,挑選羽毛更加困難,需要從不同家禽里挑選適合的顏色,羽毛買回后要經清洗、晾干、消毒、防腐處理后,再按色澤分揀出來,這樣一個流程下來需要很久。

多年來,田野跑遍了市區周邊鄉鎮搜集羽毛,還在寬甸朋友家寄養了二十多只家禽,為了配色豐富,各種家禽都得養上幾只。一幅作品中的鯰魚需要用蘆花雞整根尾羽拼成,為此他專程開車到寬甸灌水購買了兩只蘆花雞。還有一次,他跑遍丹東才找到一種表現水墨透明感的深灰鴨毛,可惜用完再去找時,卻找不到了。

“一幅羽毛畫蘊含著詩、書、畫、工等多方面的中國傳統文化。”田野說,羽毛畫的誕生需經過設計、畫稿、刻型、剪片飾羽、提款裝裱等多道工序,每道工藝都凝聚著作者的智慧和汗水。羽毛畫制作過程還非常枯燥,一坐下來就是十多個小時,要耐得住寂寞。

三十多年的羽毛畫創作之路,無論是繁華還是落寞,田野始終堅守著。近年來,他通過網絡展示作品,吸引了電商平臺的關注,2019年他被錄入“匠人百科千人計劃”,其作品被制成專題在網上發表。

“藝無止境,今后還想嘗試不同材質的運用,將羽毛畫和木雕結合,探索深層次發展,為年輕人多留下可借鑒的作品。”提起傳承,田野表示,羽毛畫是綜合藝術,希望年輕人多積累繪畫知識,培養塑形能力,變制作為創作,才能創造更多的優秀作品。

?
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千炮捕鱼达人官方版 pc蛋蛋登陆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敦和资本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 深圳风采几点更新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 重庆百变王牌和值走势 股票开头数字含义 体彩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港股通交易规则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 000802股票分析 甘肃快三免费官方版计划 双码是什么数字 东方6+1走势图表